最新公告:
联系我们CONTACT US更多>>
地址:
电话:
邮箱:
邮编:
热线:
成功案例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成功案例 >

武警水电七支队参谋长罗俊第一个跳进泥潭带领

更新时间:2018-12-19 12:22

武警水电七支队参谋长罗俊第一个跳进泥潭带领官兵硬是

据报道,日本内阁官房长官菅义伟日前在记者会上称,将对进入日本“领海”不符合“无害通过”的外国军舰采取“海上警备行动”。此前,有日本媒体报道称,如果中国军舰进入钓鱼岛附近海域12海里,日方将派遣自卫队舰船要求中方舰船迅速离开。日方的上述言论值得警惕。

第一,日方一再炒作钓鱼岛问题,包藏祸心。日本政府声称,不久前在钓鱼岛附近航行的中国海警船首次装备了“武器”,这成为日本最新一轮炒作钓鱼岛问题的起因。事实上,正如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所说,中国海警船装备为标准配置,与各国实践并无不同。但经日本政府和媒体一呼一应的炒作,便成了“中国武装船只首次进入日本领海”。日本海上保安厅的大型巡视船大多配备了火炮,却对中国海警船类似标配大惊小怪,实则是故意误导舆论,顺带着渲染“中国威胁论”。

第二,日方为“新安保法案”适用于钓鱼岛暗中做铺垫。根据日本《自卫队法》,所谓“海上警备行动”是指日本自卫队为保护人员和财产或维持治安而在海上采取的确有必要的行动。“海上警备行动”只需防卫大臣作出出动自卫队的判断并发出命令,经首相认可就能启动,而去年通过的“新安保法案”就“外国军舰进入日本领海”“离岛被武装渔民登陆占领”等“灰色事态”规定,为确保自卫队迅速执行“海上警备行动”,可以通过电话形式作出内阁决议,并命令自卫队采取应对措施。在此背景下,日本高官谈论启动所谓“海上警备行动”来应对中方,实际上是在引用“新安保法案”。“新安保法案”针对中国的一面昭然若揭。

第三,日方妄言“海上警备行动”,是不负责任的挑衅。中国对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的主权不容置疑,同时也不希望看到东海局势紧张升级,一直愿意通过对话磋商妥善管控和解决有关分歧。这是一种既坚持原则,又不失灵活的态度,主要出于维护中日关系大局的善意考虑。目前,在钓鱼岛海域,形成了中国海警船与日本海上保安厅事实上的“交叉控制”,打破了日方此前虚幻的“单边控制”。在此情况下,日本高官在言论上“先声夺人”“先发制人”,大谈所谓“海上警备行动”,难道这是在钓鱼岛事态没有升级前对中方的“鸣枪示警”吗?这种言论同当前中日关系的改善势头是相违背的。

日方的言论也是危险的。无论发生什么,中国在维护钓鱼岛主权问题上,都不容任何人来讨价还价。唯一可以谈的,是如何维护钓鱼岛海域的和平稳定,避免东海局势紧张升级,为中日关系改善和发展创造条件。事实已经证明,日本在钓鱼岛问题上搞挑衅,只能换来中方更加坚定地对钓鱼岛主权的捍卫。中方已多次表示,也不怕事。

毛泽东在党的“七大”一次讲话中说:“遵义会议是一个关键,对中国革命的影响非常之大。”邓小平指出:“遵义会议之前,我们的党没有形成过一个成熟的党中央。”“我们党的领导集体,是从遵义会议开始逐步形成的”309,又说:“从毛刘周朱开始,中国共产党才真正形成了一个稳定的成熟的领导集体。以前的领导集体都是很不稳定,也很不成熟的

张闻天指出:“遵义会议改变了领导,实际上开始了以毛泽东同志为领导中心的中央的建立。”79-80遵义会议后一天,1935年1月18日政治局常委分工首先做出了毛泽东为周恩来军事指挥上的帮助者的决定。1935年2月5日,在“鸡鸣三省”的一个村子里,政治局常委会决定洛甫代替博古“负总责”。其后,党中央经历了由洛

周的一段微妙的过渡期。起初,洛甫“负总责”,周恩来是军事上的最高“负责者”,毛泽东是周恩来军事上的“帮助者”。1935年6月,一、四方面军在四川懋功地区会师,接着张国焘闹分裂,想当军委主席,“毛主席的意思是尽量考虑张的要求,但军权又不能让他全抓去,同担任总政委的恩来商量,恩来一点也不计较个人地位,觉得这样安排好,表示赞同”。其后周恩来病倒不能视事,1935年8月19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决定由毛取代周分工军事工作。1935年11月3日下寺湾会议,毛泽东任革命军事委员会主席,周恩来、彭德怀任副主席。至此,毛成为我党军事指挥上的一把手,洛

11月,六届六中全会后,张闻天“只在形式上当主席”,1942年1月26日,张闻天离开中央领导岗位。1943年3月20日毛当选为中央政治局和秘书处主席,毛泽东成为全党全军的最高领导人。这标志第一代领导集体进入成熟期。1945年党的七大,确立了毛泽东思想对全党全军的领导地位,中共第一代领导集体才真正形成,第一代领导集体得到了全党组织上、思想上的确认。

回顾这一段领导格局转换的过程,笔者认为有两点必须明确:第一,毛泽东领袖地位、第一代领导集体领导核心的地位的确立,不仅与张闻天甘当“配角”,而且与周恩来的主动“让贤”直接相关;第二,不论是“洛

周”格局,真正的领导核心是毛泽东,这就是我们党的历史文献上所讲的遵义会议实际上确立了毛泽东领导地位的根据,这就是我们同《晚年周恩来》作者高文谦先生的分歧所在。高先生认为“长期以来,毛、周关系中被弄得最为混乱不清的就是遵义会议后这一段”,并对遵义会议“实际上确立了毛泽东在全党的领导地位”提出质疑,认为“缺少正式组织决定上的依据”53。高不是不懂得,而是故意疏忽了党的领袖是在斗争中形成的,党的领导核心不是靠组织决定确立的。王明就曾抱着这样的观点,但他终究成不了“核心”。六届六中全会前后,随着王稼祥传达共产国际的指示:“在领导机关中要在毛泽东为首的领导下解决”,“应该承认毛泽东同志是中国革命实际斗争中产生出来的领袖”,要王明“不要竞争了吧”136-137,其后王明的态度有所改变。1940年5月30日王明作了《学习毛泽东》的讲话,称赞毛泽东是“全党团结的核心”,“是公认的领袖”137。当时形式上的一把手仍然是张闻天,毛并没有“正式组织决定上的依据”,类似这种情况在我们党第二代领导集体曾再次出现过。连王明也不得不承认毛泽东已经成为全党领导核心;而且具有历史讽刺意味的是,“核心”说最早竞出自王明之

需要指出,把遵义会议后中共第一代领导集体其核心的最初格局概括为“洛毛合作格局”120,这样的概括显然不全面。因为在那微妙的过渡阶段,周恩来的特定地位和作用,不能简单地被排除在外。另外,就是前文所说的洛

周,也仅仅是第一代领导集体形成过程中,处于过渡阶段的领导班子的格局。过渡阶段的领导班子与第一代领导集体是有区别的。区别就在于成熟性。邓小平论述第一代领导集体,再三强调“成熟”,是值得我们深思的。过渡性就是不成熟性。邓小平讲第一代领导集体从遵义会议开始逐步形成,是对张闻天作为过渡性领袖地位的肯定。但成熟的第一代领导集体,是从毛刘周朱开始,而不是从毛张合作开始。对张闻天,应该给以较高的历史地位,但也要注意适当。

【返回列表页】

地址:    电话:    邮箱:
版权所有cn香港王中王开奖结果-6合彩现场开奖结果-6合开奖结果管家婆-6和彩今晚开奖结果 技术支持:cn香港王中王开奖结果-6合彩现场开奖结果-6合开奖结果管家婆-6和彩今晚开奖结果 ICP备案编号: